今早,被告人蘇永勝在法庭上受審 羊城晚報記者周巍 通訊員羅偉雄攝
  拖著沉重的腳鐐,身負6條人命的蘇永勝被兩名法警押入法庭。今天上午近10時,廣州市番禺區大石鎮滅門慘案的被告人蘇永勝被控犯搶劫罪,由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番禺沙灣法庭開庭審理。蘇永勝當庭表示認罪。法庭沒有當庭宣判。
  羊城晚報記者董柳 實習生吳大海 通訊員馬偉鋒
  現場受審 表示自己沒精神病
  “我沒有意見”,蘇永勝在回答法官問其對檢察機關的指控有無異議時,他當庭表示認罪。此時,番禺沙灣法庭外面陰沉的天空中飄起了細雨。
  蘇永勝穿著藍色囚服和拖鞋進入法庭時,東張西望,在審判長的提醒下才緩過神來。
  蘇永勝法庭上說,自己平時愛玩網絡游戲,因負債而搶劫。公訴人則表示蘇永勝一月有4000多元的工資。
  “開始沒想過去搶,只是想去偷一些錢”,蘇永勝說,自己曾在外面路上走來走去時就突然想到要搶,好幾次有這樣的想法,於是偶爾買些作案工具,後來一件件都湊齊了。
  刑事附帶民事原告人提出了請求法庭依法判處蘇永勝賠償喪葬費等共9萬餘元。對此,蘇永勝表示沒有意見,但沒有能力賠償。
  “我有能力也不會做這個事情,也就不會走到這條路上來。”他說。
  經公訴人的訊問,蘇永勝表示自己沒有精神病。
  釋疑為何 定搶劫罪而非故意殺人罪
  6條人命,檢方定的是搶劫罪而不是故意殺人罪,這會不會影響對被告人的處罰?
  檢方認為,被告人蘇永勝無視國家法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暴力手段入戶搶劫他人財物,致6人死亡,其行為觸犯了刑法第263條的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一般老百姓可能認為搶劫罪比故意殺人罪要輕,實際上並不是這樣。”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刑法學教授徐鬆林說,故意殺人罪最低刑是三年,最高刑是死刑,而搶劫罪中的入戶搶劫,最低刑是10年,最高刑是死刑,“一旦定為入戶搶劫,搶劫罪的最低刑要比故意殺人罪更重。”
  徐鬆林介紹,依據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行為人為劫取財物而預謀故意殺人,或者在劫取財物過程中,為制服被害人反抗而故意殺人的,以搶劫罪定罪處罰。行為人實施搶劫後,為滅口而故意殺人的,以搶劫罪和故意殺人罪定罪,實行數罪並罰。”在前一種情況下,故意殺人是搶劫罪的一個加重處罰情節,“搶劫過程中發生的故意殺人只會比沒有搶劫情節的故意殺人罪更重”。
  “蘇永勝作案的主觀動機是搶劫,殺人是為了搶劫,所以檢察機關指控他犯搶劫罪是準確的”,徐鬆林說。回訪無門 卡仍可隨意出入事發小區
  “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怕,當時出事之後從樓下拉警戒線,樓層里再拉一道。”將近半年過去了,羊城晚報記者來到事發小區探訪,住戶黃阿姨這樣說道。
  記者發現,該小區的安保“硬件”並不差:小區共有三個出入口,進入小區需經過一道IC卡鐵門,鐵門旁有保安值守,小區內各棟樓房的電梯出口附近都裝有監控。但記者發現,只要跟在有IC卡的小區居民後面,就可以輕鬆進入小區內,當值保安並未盤問、阻止或要求登記。
  附近一位房屋中介表示,事發後不久,該小區出事房屋所在的同一樓層好幾位住戶提出對房屋降價出售。而一些有意買房的業主則明確提出首先不考慮涉案樓盤。
  小區南門的一位保安說,案發後小區的不少業主加裝了防盜網。記者從小區外遠遠望去,小區約有八成的住戶目前已加裝有防盜網,而涉案房屋有的窗戶並未安裝防盜網。
   編輯:健龍
   1  案情
  “踩點”後深夜入戶作案
  檢察機關的起訴書描述了案發全程。
  今年4月份的時候,蘇永勝還是廣州市番禺區南村鎮一家工廠里的打工仔。這名來自河南省太康縣常營鎮某村的年輕人,出生於1984年8月,只有初中文化程度。
  起訴書描述,2014年4月下旬,蘇永勝由於玩網絡游戲需要賠償網友的損失以及急於歸還老鄉欠款而萌生了搶劫還錢的念頭。隨後,他購置了鐮刀、羊角錘、挎包等作案工具,並開始物色作案地點。
  4月27日,蘇永勝竄至廣州市番禺區大石街今日麗舍小區一棟樓房的天台,發現樓下住戶打開的窗戶有可乘之機,於是鎖定在此作案並再次購置了安全繩索、布鞋等作案工具。
  次日凌晨3時許,蘇永勝攜帶鐮刀、羊角錘、水果刀各一把,用安全繩索從天台墜下,從打開的窗戶進入該樓22層某房客廳。
  殺完大人再殺兩小孩
  據檢方起訴書,蘇永勝進入該房後首先發現客房內熟睡的被害人宋某容,於是用羊角錘重擊宋某容的頸部意圖致其昏迷再搜尋財物,不料宋某容被打醒,即與蘇永勝展開搏鬥,被害人宋某植聞訊立即趕至該房與被害人宋某容試圖聯手制服蘇永勝。
  搏鬥的過程中,蘇永勝用隨身攜帶的鐮刀和水果刀砍、刺宋某容和宋某植,宋某植受傷後跑出客房,蘇永勝在擊倒宋某容後追出,並將聞訊站在房門外的被害人葉雪某和被害人金某子砍倒,再將跑至廚房門口的宋某植砍倒。
  隨後,蘇永勝到衛生間沖洗身上的血跡,中途發現被害人葉雪某跑出2209房,蘇永勝於是追至天台,在返回的路上發現葉雪某,便將葉雪某拖回房內殺害。此後蘇永勝繼續沖洗血跡,期間聽到被害人宋某彬和宋某妍在主人房及另一客房內啼哭,為了不驚動鄰居暴露自己,蘇永勝又殺害了兩名幼小的被害人,以阻止他們發出聲音。
  宋某彬和宋某妍分別隻有兩歲和五歲。
  劫財清屍後反鎖房門
  檢方披露,為了掩蓋犯罪現場,蘇永勝清洗了屍體和室內的血跡,並搜得現金人民幣6800餘元、銀行卡6張、銀行U盾3個及手鏈一條。
  4月28日晚8時許,蘇永勝用搜到的房門鑰匙將房門反鎖,攜帶作案工具、血衣及上述搜獲的財物等逃離現場,併在途中將作案工具、血衣、房門鑰匙等分散拋掉。
  5月3日清晨5時許,蘇永勝在廣州市番禺區南村鎮市頭村市新路東線大道東順工業園某工廠的宿舍被抓獲歸案。公安機關在蘇永勝的宿舍內繳獲了上述銀行卡6張、銀行U盾3個及手鏈一條等贓物。編輯:健龍
  (原標題:番禺一家六口滅門案今早開審 凶犯當庭認罪)
創作者介紹

家事清潔服務

jx38jxpd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